Instagram禁止发布外部超链接,功能缺失反而吸引大批用户

  • A+
所属分类:Instagram资讯

编者按:Link in Bio指的是在个人主页上添加链接。Instagram曾经因为不允许在帖子中添加链接而备受诟病,但或许这正是Instagram成为网络社交平台中一片荒芜焦土中的绿洲的原因,这种对简单的坚持为纷杂繁复的网络世界留出一片净土,给人以平静慰藉。本文编译自大西洋月刊原题为“'Link in Bio' Keeps Instagram Nice”的文章。
如果你是Instagram的用户,那么总会有朋友或同事殷情期盼着你去看看他们主页的近期动态,是否发布了新文章或是迎来了大事件。
当然Link in Bio是个速记说法,这是因为Instagram只允许用户在个人简介页面中添加链接。既然无法在帖子中添加其他链接,那么用户就要为此背书:在个人简介中添加的链接必须是你此刻最想要附加的URL。
许多年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Instagram不允许在其他的地方附加链接?如果它有这种想法,这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我曾经联系Instagram客服,发表评论反馈这件事情,但他们没有回应。)The Ringer的Alyssa Bereznak发布标题为《‘Link in Bio’ Is the Worst Thing About Instagram》的文章批评Instagram的这一做法。
“一个承载数百万人的网络不会让用户做一些有悖伦数字化的第二天性行为。所以它的用户试图用自己的方法来寻找漏洞,绕过这个问题,”Bereznak写道。“这就好像一个城市有永久性的暴风雪,而市长拒绝清理人行道。如此一来,不可避免地,行人会踩出自己的不雅路径,迂回反复,肮脏不堪。”
其他的作家则是把Link in Bio这一限制称为“可怕”、“笨拙”和“最愚蠢”。
然而,Instagram依旧备受追捧,用户数以亿计地增加。原因很简单:人们喜欢Instagram,比如我就很喜欢它。这是一种简单直白的喜欢,并不复杂。2015年,我的同事Rob Meyer写了一篇推送《我喜欢Instagram》,抒发自己对Instagram的喜爱之情,他罗列出Instagram功能缺失带来的美妙体验:
这是一个愚蠢、怪异的软件,但是它很简单。里面清清楚楚写着:这是一张图片。这是我朋友看到的一只奇怪的鸟。这是我朋友和她哥哥在一起庆祝开斋节。这是一张熟人的照片,他正从我曾居住过的城市上空飞过。
对于每一张照片,我有两个选择。可以滚动滑过视而不见,或者我可以说:“我看到了,而且很喜欢它。”无论哪种方式,我都会滑动屏幕继续浏览。Instagram是一个欣赏图片和视频的地方。它没有做其他事情。它不需要。为求平静它是如此的简单。
发文那时这是真的!该应用程序的简单性似乎已经成为它的心脏。但是,在过去的两年间,Instagram已经做出了许多改变。现在Instagram里有很多故事,让你敢于走进不同人的圈子。从前按时间序列发布的功能已经带上了Facebook的印记。即便在当时,Instagram也已在基本的图片上传中增加了私人通讯功能。
但是人们对Instagram的基本感觉仍然是相同的。他们可能对这一应用程序的某些方面感到恼火,但这并不妨碍人们继续喜欢它,Instagram基本上还是令人满意的。正如Meyer那平直而又完美的评价 :“哦,它很好”。看过Instagram之后人们或许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但是Facebook和Twitter并非如此。在这些社交平台上,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感情欺骗。在我看来,原因很简单:Instagram从未成为Web的全面参与者。它拒绝外部超链接,这使得它在互联网上保有一个独特的空间。Twitter和Facebook的扩张使它们成为整个网络的一个混乱的、可渗透的前端(尽管他们试图在自己的播放器中摒除更多的视频/广告)。
现在的网络或多或少都与政治相关。特朗普时代意味着美国人对政治的谈论将会持续到永远,无休无止,迂回反复,不管是以直接的、无聊的、还是兴奋的口吻。考虑到社会环境和利害关系,这并不一定是坏事。但是随着“政治谈论”的进行,那么如下的内容也会随之而来:无休止的争论,关于你的感情,与政治舞台相关的流行文化……每个人都疲惫不堪,至少有些时候他们是这样。
然后Instagram出现了,这使得人们意识到,生活并非总是拥挤不堪。就像写于1944年的一本食谱那样,Instagram宣布道:还得继续吃!就像摄于1968年的那张日落照片一样:世界依旧在转动!
你可以从Link-in-Bio追踪到这种轨迹。人们认为,如今的移动应用程序应该让用户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明白他们需要什么。满足用户欲望的道路必须是天衣无缝、便捷易得的。任何摩擦都是前进路上的敌人。
但是如果这些摩擦对于社会体系的长期健康发展来说是十分必要的呢?如果有时候这些应用平台需要做一些产生较低短期“参与”的事情呢?如果社交网络需要被抑制、而非增强,那该怎么办?
对用户欲望的彻底否定很好地提醒了这些网络空间的实际用途。纽约时报的John Herrman将这种大型社交平台称为个人自由的“商业模拟”。Instagram并不假装自己是公共领域的一部分。它也不是#反抗 的自然之家。Instagram是星期日的最好消遣,它在网络上保有一方不被打扰的自由天地。
最近几个月,Instagram在做实验,使得用户可以在自己的故事里添加外部链接。这解决了Link-in-Bio带来的问题。可是,一旦外部网络悄然潜入,无休止的扩张蔓延是否会随之而来呢?

weinxin
客服微信:fastlikes
微博粉丝,抖音粉丝,快手粉丝,Facebook专页粉丝,Instagram粉丝,请加客服QQ:2580809818
avatar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